擁抱禪修 超越自我(11月健身班)


~11月5日洛杉磯菩提禪堂健身班~

「禪修與健康」雜誌裡的故事,經常帶給人們很大的啟發與感動。但無論裡面的故事多麼精采,多麼吸引人,畢竟不是屬於自己的。唯有親身體驗,才能明白禪修的美妙,才能創造屬於自己的神奇與感動。

這一期的健身班,有許多新學員們,從剛開始抱著好奇的心,想試試看而來,隨著課程的一步步進展,對菩提法門的了解越深,對佛的慈悲與教化就越是瞭解、越是感動。到最後課程圓滿之際,許多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拜師,成為金菩提上師的弟子,想成為菩提大家庭的一員。

幾天

新同修分享了初次的收穫與感想,老同修們分享著一路走來的身心靈轉變與受益。每一回的分享都令人感動,每一個故事都令人動容,每一堂課都能創造不可思議的奇蹟。這就是菩提禪修的魅力,而這無窮魅力的來源,就來自於大慈大悲佛師的加持與護佑,來自藥師琉璃光如來十二大願的無量願力。讓我們的生命重現契機,轉運、改命、性靈昇華、超越自我。

我們的生命歷程是我們自己造就的,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在創造我們的未來,生活雖然不停地隨時間流轉。但是,與「菩提禪修」相結合後的人生,每個時刻都是新生的、新鮮的,充滿希望的。不經意間,我們欣喜的發現,我們的世界里,一切都很美好。

課程圓滿的當天,我們共同為十一月份生日的同修慶生。讓我們多一份關愛,少一些爭執;多一份真情,少一些矛盾。讓生活中不和諧的音符通通融化在團結互助的美妙交響樂聲中!讓生活中充滿愛與感恩,讓身、心、靈都在和諧的環境中茁壯成長。

大家在這個溫馨的大家庭中擁抱着彼此,感受著人與人之間善良的心靈交流,濃郁的溫情讓人激動不已。就讓此刻的感動經常在我們的心中靜靜的流淌著……

開心

 

華國英
是我的兒子帶我來參加健身班,那時我剛從醫院出來,膽囊很腫大,臉色蒼黃,就上這麼幾天課,家人都說我的臉色好多了, 開始紅潤起來。 我的眼睛也不好,但現在眼睛也不黃了。

1-華國英

我沒有車子,第一天來是老師送我回家的。 我非常感激,一位學員說這裡的老師都非常的親切。 我的眼睛本來是白內障,要很近才能看到,在老師對我的眼睛加持後,我的眼睛能看清楚好多了。 我的臉孔也顯得比較年輕。 還有昨晚我喝了素菜湯,喝濃了點,過後胃痛得不得了,所以我將老師給我的加持紙貼在胃上,嘴上唸唸:“祈求大慈大悲,消災延壽藥師佛”,迷糊中就睡著了,醒來什麼痛也沒有了。

我很感激這裡的老師同修天天送我回家,老師說:“來到這裡大家都是一家人,不要感到內疚害羞,說我給老師們一個服務關懷的機會。” 聽了真高興,菩提禪修好慈悲。

鄭傅憲
上禮拜我參加了在希爾頓酒店舉辦的「藥師佛聖誕法會」,得知這有健身班,我住在羅蘭崗,離這兒很近,我雖然不瞭解菩提禪修是怎麼一回事?但聽健身班這個名字應該對身體有所幫助,所以我就來了。 從11/5開始上課,我全程參加,從進門開始,我就感覺此地讓我感到好和藹可親,每一個義工和老師同修都很客氣的關懷新學員,有很好相處的感覺,我感到很溫馨。

2-鄭傅憲

進入菩提禪修後,我有兩點感受和大家分享:
1、學習”大光明修持法“,起初我覺得站好久,一個動作下來,與第二個動作中間等很久,舉手在頭頂上,我的手變得很酸,老想師父怎麼還不講下個動作,隨後又得繼續站著,一個功練完要站半個小時,又是手酸又是腳跟痛,好不容易挨到練完,趁第二次練功沒開始的兩分鐘趕快坐下來,讓腿休息一下,這種情形連續了五,六天,一直到11/12我的手腳酸痛才消失了,我可以一氣練完兩次功法,中間不坐下來休息。 還有做大光明的拍打動作, 我在拍打時會打嗝,老師說拍打中間會讓你的濁氣廢氣消除,嗝打出後我覺得真的將胃氣打出來,不止是觀想,是真的有效果,以前在家從來不拍打自己身體,現在帶著觀想拍打,我的確感到有實際的效果。

2.、 練“清淨觀想法”, 我感覺坐下來閉上雙眼,師父講話很慢很有磁性,對我有催眠作用,我坐在椅子上感覺累,又閉上雙眼,很容易就靠到椅背上睡著了,很佩服前面坐墊子的師兄姐們,打坐這麼好,不像我慢慢身體鬆軟下來,所以上課的前五六天,我都是打坐一半就睡著了,一直到11/12,我才第一次沒有睡著,靜聽師父講觀想,坐完後覺得對身體真的是有幫助。 這是我上課的心得,謝謝大家。

弘富
我是2007年開始接觸菩提禪修,07年夏天我母親去世, 父親早在1997年就走了。那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 我還有個弟弟,跟他聊天時,他會跟我說些佛學知識,我很好奇,問他怎麼會接觸到佛學的? 他說他在高中的時候想到一個問題:如果父母走了我們怎麼辦? 我心情不好,沒有家了,老感覺心慌。 那時我經常哭泣,公司說我實在不行就回家休息幾天再來上班,有次逛商店,無意中看到菩提禪修的雜誌,我想不如去看看,我的個性比較急,心老是不定,曾經試著學瑜珈,但是做了十分鐘腦子就開始想這想那,沒法平靜下來,做不下去。 我就來上健身班,感覺我的心安了,心平靜下來了,有找到一個家的感覺。

3-弘富

所以我就連著上念佛班,一次在禪師加持的時候,莫名其妙的感覺腹部有一股氣澎的一下,我人就開始哭得了不得,沒法控制,邊上的老師趕快遞紙巾給我,整個加持過程我都在哭,哭後覺得整個人很放鬆,我問禪師為什麼我會莫名其妙的大哭不能自己?禪師說可能是我跟我母親之間有什麼特別的業力,後來我一想,我覺得是。 從小我父母不怎麼管我,所以我這人很任性,聽其他親戚說我出生二十多天就被母親送到爺爺奶奶那兒去,讓他們看管我,直到三歲之前母親從未來看過我,只有我父親偶爾來,我不記得這事。 我先生說自從認識我,就感覺我與母親之間有層隔闔,彼此無法真正溝通。 後來母親也跟我說她非常嫉妒我父親,為什麼我晚上做夢時會喊爸爸,從不喊媽媽? 從此我的心被釋放出來,心突然敞開了。

當我心不定心慌時,我就會回到菩提禪堂來, 我有兩個改變:1. 我在禪堂練功,心就會平靜下來,感覺自己能看開,能放下來。 2. 我以前很任性,如果你不順著我,我就會急,跟你吵架,我與我先生是高中同學,開始熱戀時他不會看到我這個缺點,結婚之後才發覺兩人衝突真多,他急我也急,一塊兒急,自我來菩提,我先生經常說他感覺我的脾氣好多了,在遇到矛盾時我也會忍了,不會一下子脾氣就冒出來跟他吵,家裡和諧多了,所以他常鼓勵我來菩提。

備娥母子
我是2013年拜師,在參加第一個健身班時,我看見老師們幫學員加持,回家後就照著他們的方法做,並請求師父和藥師佛把我眼睛的飛蚊症消除,結果我的飛蚊症就不見了,過幾天飛蚊症又回來了,我還是用同樣的方法,當時我站在大松樹佛葉樹前,我想大樹有神靈,我祈求神靈將飛蚊症請出來丟棄空中或棄地裡,如此一來,飛蚊症又沒了,過幾天它又回來了,我開始請求藥師佛,還沒說到師父,它又不見了,直到今天飛蚊症沒有回來。

我的兒子Aarron不講話,我跟他姐姐吃飯時,叫他來一起吃飯,他都躲在房間中不出來,親戚朋友來拜訪他也不出來見面,要一起出外吃飯,他也不理,我們只好將剩飯剩菜帶回來給他。他姐姐經常來禪堂為他點燈。這一次的法會,他終於肯跟我們一起來參加了。點燈時他自己寫點燈條,他也肯跟我們來參加這次的健身班,他很受益,讓他自己講。

4-備娥和兒子

Aarron Young:大家好,上星期六第一次來禪堂上課,雖然只來幾天,但是感覺很好,晚上我經常半夜起來,睡眠不好,現在睡眠改進很多,晚上不起來了。

備娥: 我兒子現在睡眠好了,有次修練後回家,發現襪子都濕了,練功時怎麼濕的不知道,我說這是排毒,你看他的氣色越來越好,有精神了。感謝備秋在法會上叫我兒子填寫點燈表格。也感謝如伴鼓勵他來上課。

 

如朋
菩提禪修,很神奇! 那時我病得很重,精神、身體都有病。曾住院兩回,因為心臟是百分之八十五痙攣,走路是深駝著背走,一個路口都走不了。去任何地方必須女兒陪著、帶著,我是身處人生最最低谷。

很偶然的機會,我在公園散步,見很多人正在走八卦,衣服上有“禪” 字,很好奇!想知道這禪字的意義,就過去問他們,這是在幹什麼?他們建議我跟著一起練練。我只走了一圈就不行了,蹲在地上感覺很虛弱。等大家練完後問,菩提是個什麼樣的機構? 回答:“增加能量,補充身體能量,使我們身心健康。正好健身班快開課了,妳來參加吧!” 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來上課,死馬當活馬醫。那時,每天吃西藥,上中晚三次,每次吃藥一把。我對西藥特別感冒,但是不吃也不行。因為不吃,心臟痛得不行,我是死也死不了,活得確實很痛苦。

一進菩提禪堂,感覺好像回家了,每個人的面孔表情都讓我感覺親切溫暖,也不知為什麼,我對佛學禪修一無所知。 那天是二0一一年九月,天氣很熱。我坐在禪堂,穿著兩件厚厚的衣服,還是覺得冷。我跟著練,不懂也沒什麼感覺。然後,聽師父開示,感受很深,每一字、每一句都往我心中打去。從此,參加每一個健身班,因為我受益太大了,身體從那樣的狀況慢慢的、慢慢的進步。我每天必練大光明、念佛、走八卦,身體終於恢復了健康。

5-如朋

目前我在法物部工作,有時搬重東西。以前醫生說,我不可以搬重東西。病最嚴重時,我想回國。醫生說,我不可以坐飛機,因為心臟承受不了。那時我非常絕望,身體怎麼就弄成這樣? 進菩提後,我堅持每天修練,師父開示的碟片,我都聽了無數遍。我想知道我的苦在那兒? 病在那兒? 我為什麼得病? 我是怎麼的了? 在聽師父的開示中,都找到答案了。

我請的第一張碟片是“藍色的呼喚”。回家後聽,坐在那兒一閉眼,見師父走過來,慈祥的看著我,拍拍我的頭說:“沒關係,這一切都會過去的。”這太神奇了!那時,不認得師父是誰,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嘩嘩下來,我靜靜的繼續聽,這碟片令我睡眠好。平時睡前,要吃兩片半的安眠藥才能睡。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練,慢慢的心臟不再痛了。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,我的心臟完全好了。而睡眠好到頭一粘枕,就一覺到天亮。
如果不來菩提禪修,我這個人可能已經沒有了。只有親身經驗,才感受在快要不行的時候,抓住了師父這根救命的繩子,我終於能站起來了。 我認為修練大光明是一個清洗的過程,每練一次就在清洗我的身體。慢慢地,我從地獄裡起來了,身體從深層慢慢洗淨。至今,我可以自立,還能為大家服務。 我受益於菩提,也奉獻自己給菩提。我抱著一顆感恩的心,精力、能量充沛的為大家服務,以此來報答我的師父。

法騰
由於工作,我常去很遠的地方開會。10月,我要去二百多里的地方,因為没有飛機到那兒。我和另外兩位同事,一男一女,得開車去。一早,我想帶一串師父加持過的手串。我一拿起來,它就斷線了。當時珠子掉在地上,使我心中有些陰影,因為這是長途開車,但又不能不去。我接了兩位同事後就上路,由男同事開車,我坐在後面,車行至離洛杉磯七十多里時停了下來。同事說,車子有個奇怪的聲音。下車一看,一個輪胎爆了。慘了!要拖車得費一個多小時。還好!車近出口,就把車開到近出口邊,較安全。我要打電話叫拖車,同事說不要,太費事,自己換胎。但是又發現備胎太久沒用,沒氣了。就到最近的加油站去打氣,還好只有一里多路。通常地處僻區,很難找到換胎的地方。又很幸運,查到三里路就有,所以這整個過程很順利。我想,這手串替我擋了一劫。如果不順利,就開不成會了。

別人問,我的家庭、事業都很好,為什麼會這麼有恆心的來禪堂工作當翻譯?我回答,你不要等有事才拜佛,就像車子的維修,不是等出事的時候才修。平時的維修工作要做好,車子出事多半是大事,臨時會太晚難以改變。平時我們就應努力的修,多積點功德,就可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。

6-法騰

 

平簡
我是2001年來美的。來時我想像美國是個美好的國家,來了後感到很失落,它不是想像的那麼好,這種心態陪我度過每一天,我哭了三年之久,尤其拿起電話跟母親通話時,我會失音,因為想念他們,可是沒有勇氣訴說,我得堅強的撐著。 當我從芝加哥連夜坐灰狗回洛杉磯時,一路感慨很深,原因:一. 英文不好。二. 沒安全感。 三. 坐在我旁邊的高大老外,在我睡著時,用衣服蓋在我身上,使我得到一點溫暖,恐懼感也少了一點。

回洛杉磯後,住在此地十一年。下班後,我經常逛商店,看見一些雜誌,不知道菩提禪修,沒拿起來看,心中還拒絕團體活動。能進菩提禪修,得感恩如朋師姐,是她將我引進,是我心中的菩薩。她的一舉一動也感染了我。進菩提後,曾想過退轉,但是看到她每一天對師父的恭敬,感化了我。

7-平簡

我參加了法會,接著健身班,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了所有的開班。見同修對我有發自內心的歡迎笑容,太溫馨了!真像回家見到親人,我很感激這種家的感覺。看到師父的法照時,感覺很熟悉,終於認識到這就是我真正需要的。從那天起,我再也没離開過菩提禪修。

0三年,我在公司扭傷了腰,腰間盤突出。我是九十度躬著腰走路,十分痛苦,晚上睡不著。來到菩提後,我勤練禪法,開始是滿頭大汗的練,一定要堅持下去,也要對自己狠一點,再痛也要堅持。跪地念佛時,我會從頭跪到底兩個小時,混身是汗。 我大概每年兩次犯病,睡著動不了,起來翻身都不行。自從修練後,犯病次數少了,一鼓作氣堅持下去。

二0一四年年底,報名三級班。可能是業力深重,突然睡不著、起不來,只好打坐。一個半月,在床上打坐睡覺。再有一個星期,就去溫哥華了,上天還在考驗我。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堅持得下?機票已買,最後還是上了飛機。上課時,白天修練六至八小時,每日堅持到滿頭大汗,感覺師父加持我。 有一天,我終於能躺下,是修大光明做到的。

修練的體會:最初我做大光明、走八卦時,手舉不起來,我用一隻手抓住另一隻手強挺。上班時,我如上了發條,精力充沛,是師父的禪修方法讓我受益。如果靜下心來做大光明,則效果非常棒。最近我瘦了很多,腹部的贅肉沒有了,現在很健康。公司老板給我的讚語是:妳是我們公司的女強人,一個鋼鐵強人,打不倒。!我是通過修練,改變自己的體質。 今年,公司進了新機器,速度很快,要兩人操作,我一人擔當了,要機靈、要強健,所以老板給我這個封號。問我累不累?我說:“很爽!”,問我,每天吃什麼好東西? 我說,每天修練。我有渾身使不完的力氣,開心、快樂!我真的感恩師父的法,使我改變身體,脫胎換骨!

瑪痕
到十二月,我就在菩提禪修滿四年了。

當時我在國內,可能是工作壓力的關係,身體出狀況,脊椎變歪了,椎胸突出,一邊沒有肉、一邊鼓出來,無比地疼痛。在兩、三個月之內,我瘦了四十磅。之前,我是個很陽光的人,充滿了活力,病痛使我變得憂鬱,不敢出門。見了朋友,頭抬不起來。當時的願望是能回復以前的健康,能和朋友一起聊天,後來我不堪壓力,辭去了工作。一直看醫生,中、西醫都看,也連續吃了六個月的中藥。但是狀況越來越糟糕,睡眠不好,常常失眠,很害怕黑夜的來臨。白天沒精神,還得吃藥,後來見吃藥無效,也就放棄了。

來了美國,又去加工食品的冷庫工作了一年多,體內積蓄很多寒氣,真是雪上加霜。我得站在工作平台上,一站三小時,其間只能去一次洗手間。也許是佛菩薩加持,使我挺過這一年多。來到加州後,住在羅蘭崗,也看到菩提海報。當時不敢開車,看什麼都害怕,不敢去任何地方,我去學按摩,學六百小時,拿了執照,上了半年班。本來身體就沒恢復,所以越做壓力越大。

有位同事是菩提弟子,她要我來菩提禪修。沒想到開車五分鐘就到了禪堂,我抱著很多問號進了菩提,想試試看。有位老師為我加持,我感覺確實有點效果,她建議我來上健身班。我什麼也不懂,剛好白天有些時間就來了。

第一個健身班,師父的加持給我很大的震撼,受益非常的大,我終於找到照顧身體的方法,太好了!我請了碟片回家繼續練,同時也上班,身體慢慢有了起色。有次晚上睡覺中醒來,因為感覺師父在給我能量加持,太美妙了!我靜靜的躺著。不久,師父再給我加持,那種能量似是一種光。

8-瑪痕

我參加所有的健身班,每次身體就變好一些。 二0一三年十月,師父蒞臨,我就舉手要做志工,木魚老師說:“那好,歡迎你來!” 發了這個願後,家中給我壓力,同修也勸我多考慮。但是話已出口,就去問“袈裟”書。這本書為我開啟了吉祥之門,也是佛菩薩的加持。當時,我想要上二級班,請示“袈裟”書,上課或繼續工作?因為我無法請十二天假。翻開書一看,師父的啟示是:“當你許下一個大願,你一定要努力精進的去實現它。” 終於明白了。我去辭職,老板很奇怪的問,為什麼? 我說:“這個課對我來說太重要了,人生當中沒有比這個更重要。” 在二級班,受益就更大了。
接著十二月,我參加了志工團隊,就這樣一路走上來。 有天,有位老師說:“來走八卦吧!” 我說,好!就連續走了三年。我的脊椎一天天變直,背可能還有一點點駝,可是脊椎全好了。如果沒有走進菩提禪修,今天我不知會如何?人可能廢了。

幸福於我,就是健康、快樂!我感覺身體健康了,財運自然就會好起來。在低谷的時候,我遇到好多的機遇,但是沒有用,我把握不住。那些人賺了很多錢,但是在心中,我比他們更富有。在精神上,我比他們更飛揚。我想對新學員說的是:身體好了,一切都會好。多來禪修,有多大的受益? 只有我們用生命才能體驗到。

來菩提做志工,我都瞞著母親和家人。畢竟飄洋過海來美國,家長們希望我能創一番大事業。現在的理解是,我已經創造了一份無價的事業,可以留給自己及子孫後代,所有的阻力就是我前進的動力,我立志跟定師父。可是母親不願,我說;“妳就當沒生我這個兒子,請原諒我的不孝。”終於她知道無法阻止我,慢慢她也相信了。現在母親很開心,家人都相信了,也都受益了。姐姐說:“現在我的工作很順利,每天早上一起來,就給師父磕頭,並換清水。”我說:“最好再供點水果。現在理解了,是妳的福氣。一人受益,全家都會受益,師父無時無刻都護祐著我們。”

每天一早五點,來禪堂走八卦,精神飽滿,一天都輕鬆自在,生活很快樂!現在信心十足,雖然每天有幹不完的活,但是我有用不完的能量。我很感恩上師給我一個安身之地,師父說過:“走進菩提禪修的,都是有大福報的人,否則你還來不了。” 我很感恩! 如果沒有身體的病,我可能不會珍惜這麼殊勝的法!

憬蕭
那時我膽痛,痛得每天流淚。有一位菩提禪修的師姐,她拿了一張加持紙給我,說放在疼痛部位。一會兒之後,痛楚消失了。有這麼好的事? 接著,我就跟她來禪堂了。當時,我看到師父的“袈裟”書。 當我看完後,就認定我一定要拜金菩提上師為師。二0一三年,開始上健身班。上課第一天,就累得不行,因為從來沒有盤坐過。第二天也一樣,晚上累得睡不著。最後,我就抱著“袈裟”說:“師父救命啊! 我這麼累又不睡,明天就不能上課了。求您啦!” 結果就睡著了。第三天,精神很好,就上課直到今天。

另外,右膝長期地很痛。以前在家煮飯,我總是翹起腳放在椅子上,而且往往走不多遠,膝蓋就開始腫了,也完全不能蹲下來。慢慢修下來,膝蓋完全好了。

憬蕭

還有,鼻子過敏乾燥。有次半夜驚醒,感覺鼻子很乾燥,沒法繼續睡,只好在床上聽“清淨觀想法”。聽著、聽著就睡著了。然後又驚醒了,如此反反覆覆,喉嚨、鼻子敏感就消失了,很神奇!只要相信師父,一切都會變好。

請了師父的法照,供在家中。出門時,我說:“出門了,謝謝師父!” 回來時說:“回來了,謝謝師父!”有一天,我將剩菜放在一個小小的鍋中煮熱。突然朋友來了,約我出去,忘了關火就出門了。回來時,聞到菜香,不是焦的味道。一進廚房,哇!沒關火!一看時鐘,超過三小時,居然沒事! 師父的確保祐了我和我的家。

備嫣
二0一三年十月,我走進了菩提禪修。當時我的身體也在人生的谷底,從頭到腳沒有一處不痛,所以脾氣不好,常責備孩子和先生吵架。 就因為身體不好,有時想開心,也開心不起來。同時,我患有牙周炎,每年掉一顆牙,因為我的骨頭沒法保住牙齒。雖然牙齒好好的,但留不住。去體檢發現我的整體免疫系統很差,白血球驗出結果:2.7,一般正常是4-10,比一般人差很遠。因此我無法抵抗來侵食的病菌,牙周炎就是如此。只有通過提高免疫系統,身體才能抗衡細菌,所以我經常牙痛。

還有,我的工作是電腦繪圖,每天手重複做一個動作。加上工作的壓力,每兩星期就要完成一段動畫片,我也因此患上嚴重的五十肩。醫生說,我必須開刀,當時我的手已沒法穿衣服了,能擺動的幅度很有限,左、右肩輪流痛,只能吃止痛藥,但是能吃多久呢? 副作用很傷身。 胃腸方面,以前曾有過胃潰瘍,消化系統很差。三年前最糟糕時,每天下午四、五點準時脹痛。晚上吃完飯後,肚子像快爆炸一樣,脹的走路都不行。心想,我年紀輕輕怎麼這麼多毛病呢? 每天痛得要命,造成精神上的壓力,但是醫生無法治我。看了那麼多牙醫,也是沒用。 還有,膝蓋也痛。有時聽說某人姐姐進醫院,體檢結果是癌症,我總是好害怕!

備嫣

一天,經過一間超市,看到菩提雜誌。翻閱後,打了電話去禪堂。師姐很熱情說,健身班開始了,來參加吧!我就想試試看,雜誌講得那麼神奇,有可能嗎?

第一天很幸運,正好金菩提上師來了洛杉磯。當時,整個禪堂坐得滿滿的人,我只能擠到觀音殿角落去,我從未禪修過,也不知道上師是誰。但是我居然在墊子上從早坐到晚,神奇就從那天開始了。 我很喜歡師父的開示,決定全程參加健身班。以前從不肯付出這麼長的時間,我想這太值了!只來一天,就改變了我的整個健康狀況及人生。

現在,每天早上走一小時八卦,走得一身大汗,走完有很多精力。晚上練大光明及清淨觀想法。以前,我全身都是冰冷的,半夜凍腳會冷醒我。手也無力,提不起東西。別人穿短袖衣,我得穿毛衣。現在,我的精氣神都改變了,能量增加,抵抗力也增加。體檢、驗血結果,白血球已回四點以上。肚子不再疼痛,腸胃變好,肩膀的五十肩也消失了,而且脾氣變了很多。

我已踏上光明的道路,找到一個很幸福、神奇的人生。更知道,要好好修練大光明,更提醒自己,改變自己最好的捷徑是幫人,幫人反而是先幫自己。每星期六下午,我在觀音殿做志工,這也是最好的機會來修正自己,感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