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軍鴻的禪修故事


  • 我叫軍鴻
    之前看東西的時候是用一邊眼睛,就是用我的右眼,左眼的話,因為神經上的問題吧,然後它就歪了一邊。從我一歲半開始,那個時候發高燒之後趕到醫院上的時候,醫生說還好,這個命還保得住。但是眼睛就歪了,就傷了眼睛那邊的神經線,那個時候就慢慢地歪去一邊了,就是右眼是看正的,左眼就是在眼角了,就是眼的這裏的角落,然後那個時候在七歲當年的時候,每天去看醫生,從早上五點半,就在那排隊,之後到七點半,八點半才結束看醫生,那個時候再趕去學校,就是每天這樣子,然後就堅持了兩年以後,我爸說這可能是天意吧,然後就治不好了。

    二零一四年八月份,我從澳大利亞回來,就是上學回來的時候,那個時候我姐就介紹我菩提禪修,那個時候我就加入了,之後通過大禮拜眼睛正了。現在看東西,是看見兩個東西,同時能夠感受到平常人看到的東西了,就是看到兩個東西,然後我覺得特別神奇,看醫生兩年看不好,大禮拜三天已經見效了。
    那個時候八天健身班,那個時候第一天,剛好家裏發生一些事情要處理,所以第一天就缺席,但是第二天一到吉隆坡的時候,就直接見師父去了。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天的在菩提禪修吧。他就帶我們念佛啊,然後我覺得那個時候非常的奇跡,三天的時候回到班上,那些師兄讓我去做大禮拜,一天就做四個小時大禮拜,之後就覺得頭越來越暈了,就是看東西的時候就覺得很暈,然後那邊關懷組組長啊就跟我說,你的眼睛正了。
    那個時候我覺得特別神奇。就是因為醫學上你看花了兩年時間,就是眼睛就治不好,但是在三天以內,兩個人的藍豆眼都能治好了。所以這個不是一個普通的現象,這個也不是一個巧合,這是一個神奇。

    提問:你現在在在菩提禪修具體是做什麽功工作
    回答:攝影師,從一個不會怎麽說呢?不會拍攝的人,竟然能夠幫禪堂拍法物,拍見證等等的,我覺得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吧。
    當長期義工有時候會有點辛苦,但是你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快樂,其他地方感受不到的。通常人家會說在外面找到工作雖然工資很高,但你在這當長期義工的時候,你可以看到那些你的作品,然後能讓大家都開心,能夠讓大家都受益,那個是我的一個其中的一個夢想吧。
    其實剛開始做義工的時候那個時候我什麽都不懂,但是它特別好的一點就是身邊的金剛兄弟都肯去協助,他們都肯去協助。不像你在社會上的話,他們只觀著自己的東西,不像這裏的話,如果你有什麽需要幫忙的話,他們都很樂意的去幫你啊,等等的,所以我覺得這裏的話和外面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這個很特別,就是好像一家人一樣,

    不管你認識他,或是不認識他,他們都很樂意去幫你,所以我非常歡迎的大家都來當長期義工,是一個很特殊的一個地方,菩提禪修。
    我覺得既然我已經踏入菩提禪修了,雖然這個財布施,我是沒有這個,沒有這個本事,但是法布施或者力布施,我一定會做到。好好的做,盡量的做,好好的做。然後我覺得這樣的話也是其中一個要報恩,小小的報恩的一個機會吧。